详情
广东茂名幼儿师范专科学校2021招生简章(和田师范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崔文灿
实习生 刘锦鹏

眼下,针对社会人员的高职扩招计划名额还没出,已有培训机构扯着“高职扩招预报名”的大旗开启招生。交千把块钱就能“协议入学”、“保障录取”,令人心动。

去年4月份,广东省教育厅就曾因“不用考试就可以拿到全日制大专文凭,并要求学生预缴订位费”发出声明,称:根据国家有关规定,高校不得违规委托中介机构进行招生录取,也不得以承诺录取为名向考生收取任何费用。但时隔近一年,这样的情况依旧存在。

作为高职院校的合作教学点,不少培训机构确实承担着学员教学和管理的任务,但“预报名”一说是否有章可循?委托机构报名扩招被录取胜算更大?记者了解到,所谓“预报名”并不存在,背后则是机构抢夺生源和市场的“乱战”。

高职扩招预报名来了?多所高职招生办:不存在

图/视觉中国

高职院校:扩招预报名?不存在!

根据广东省教育厅今年3月初公布的消息,2020年,广东省录取53.3万人,扩招16万人,顺利完成当年高职扩招任务。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和高素质农民等群体成为重点支持对象。灵活的学制设定让“四类人员”有了拿学历的机会,“边学边干”的需求得到满足。

2019年2月,广东省印发了《广东省职业教育“扩容、提质、强服务”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以下简称《计划》)。按照《计划》,广东预计到2021年新增12万个以上高职学位,本科高校招收高职院校毕业生人数比2018年翻一番。

按照该计划,今年也是三年行动计划的最后一年。因而,有言论称“2021年是在职人士最后一次轻松获统招性质全日制大专学历文凭的最后机会”,机构们打出“协议入学,录取保障”,“名额很紧张”的字眼招徕生源。不过记者采访了多所高职院校招生办,得到的回应均是:不存在高职扩招预报名。

培训机构:最后一年扩招,名额有点紧

记者调查中,某培训机构张老师自称其机构是部分职业院校的直属教学点,不仅负责招生,还替学校分配名额。她为记者推荐了广东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的工商企业管理、金融管理和电子商务技术专业,以及广东茂名幼儿师范专科学校的学前教育专业。

“高职扩招是不用入校就读的,主要以线上课程为主,毕业拿全日制大专文凭,”张老师说,“因为今年最后一年,招生计划名额很紧张。”

点开张老师发来的“高职扩招全日制大专报名”链接,可以看到“名额”以“商品”的形式挂在网上,点击报名需要支付1000元报名费。据其介绍,这1000元将在考生被录取后冲抵在第一年学费里。

对此,广东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回应称,目前高职扩招并未开始招录,机构此举或是虚假宣传,想先入为主、抢占生源。此外,今年学院未必会和原有机构合作。

“应该是培训机构私下拉生源。教学点能开什么专业、招多少人,都需要报教育厅审批备案才能通过,目前还没有申报计划。”广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招办负责人告诉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考生需要注意的是,机构代报名是一种渠道,但机构就算与学校合作也不可能“包你录取”。在考生被录取前,机构能做的只是指导考生报名,给考生提供辅导资料,收取服务费。至于部分机构声称的“学校都是委托机构招生,基本80%以上名额都在机构手上,留给社会生自己报名的不足10%”,更是虚假说辞。

提醒:

今年扩招方案尚未出台,关注官方渠道

目前各校招生计划都未向省教育厅申报,考生就能抢占录取先机?背后又有哪些风险?

在某互联网消费者投诉平台上,一考生匿名投诉,称其去年7月9日在百度“广东高职扩招贴吧”添加一家“猎学教育”的招生老师微信进行扩招报名。当时招生老师介绍某头部职业院校的“工程造价”专业,学费2300元/年,教材费500元/年,分三年缴清,报名必须先交纳500元教材费才能帮报名专业入学。但考生缴费后,9月28日在该校官方公布的专业中并没有所报考的“工程造价”专业,并且校方公布的专业以及学费跟招生处宣传的大有不同,此时,考生联系招生处要求退钱,却迟迟不得。

当前,广东省尚未出台2021年高职扩招方案,也未面向社会人员组织开展2021年高职扩招专项行动预报名和报名工作,所谓“预报名”属违规操作。相关招生政策、报名条件、招生院校和招生专业等均会通过省教育厅官微、官网和省教育考试院官微、官网等渠道发布。

反思:

“宽进严出”已然变了味

高职扩招有全日制和弹性学制两种学习方式,如果选择报读弹性学制,不用全天到校读书,只要在规定时间完成学分即可申请毕业,同时颁发全日制大专学历毕业证。2019年,教育部办公厅曾发布《关于做好扩招后高职教育教学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当中提到,高职扩招要坚持标准不降、模式多元、学制灵活,坚持因材施教、按需施教,坚持宽进严出,严把毕业关口。

作为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在职人员等,弹性学制学习时间更灵活,让学生们做到工作学习两不误。出台弹性学制,原本目的是加快培养各类技术技能人才,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但记者采访发现,如今,“宽进严出”在执行过程中变了味,颇有“宽进宽出”的意味——

很多情况下,高职扩招被录取的学生上课地点被安排在合作教学点,由高职院校派教师前去教学点授课。但更多时候,记者了解到,学生上课到考试只需挂在网上,有的从2019年入学到今天,都没进过一次校园。

“公办学校要求你可能每周末要去上课1-3天的,因为学校要检查教学成果。民办学校是肯定线上上课的”;

“考试的话,每年只考一次的,学校可能会发给你一个链接,都是线上作答,可以百度的”;

“有的时候,学校会提前把题给我们,我们到时候就会把答案发给学员”;

“入学考试很容易的,基本上都是选择题。只要你参加了,把卷子都写满,肯定可以拿到毕业证的。只要你配合就好……”

记者采访中,教学点招生老师频频提及民办高职考试更容易,公办高职课程会多些,平时忙的人选择民办院校更合适,“有签到自己灵活一点处理”就可以……

广东省国防工业职工大学是一所省属公办成人高校,也是广东科贸职业学院的合作教学点,其校长郑广标直言,当下不少机构抢人头招生、管理松懈,至于学生来不来上课基本不管,毕业时“随便弄个成绩就发毕业证”,“借国家优惠政策,有一点滥发文凭的意思,这对实体踏踏实实办学的学校冲击很大。”这样的松懈管理、一两千元的低收费也正好迎合了社会需求——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等“非传统生源”普遍年龄偏大,且部分已婚,出于机会成本和费用支出等考量,他们更愿意接受这类培训机构宣传的“红利”。

全国人大代表郑亚莉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职生源多样化的特征,的确需要当代高等职业教育突出因材施教这个主题。学校要充分调研“非传统生源”学习背景、动机以及目的,结合学校办学特色,科学制订人才培养方案,合理确定教学计划,充分提升学习育人的成效。(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pai.ycwb.com)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题图 | 视觉中国

责编 | 王敏

审签 | 陈婉允

实习生 | 余小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