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华南理工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全国排名)
同是招生改革,中大、华工为何结果天差地别?

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是广东省老牌名校,享有岭南“北大、清华”美誉。广东考生历来恋土(近年有所改善),轻易不愿离家出省,所以中大、华工在省内招生从来就不是问题,今年与往年也大致持平。起落较大的是中大的外省生源,据悉今年全线走低,甚至出现在陕西489的低分投档,还不如济南大学的493、扬州大学的505、宁波大学的532等大学的投档分,在宁夏更低至431分,可谓惨遭“滑铁卢”。相反,华工的招生却取得“开门红”,总体报考数是计划数的2089%,甚至在江苏竟然达到4350%。中大招生的“基本盘”在广东,今年报考状况尚属正常。省外投档分历年有起有落也并非意外,想想名校吉林大学在广东招生也曾多年见低,况且从“填报心理学”的角度看,报考人数“大小年”也是常有之事,对此本来无需过度解读。今年惊动坊间的是,中大实行“大类招生”,华工试行“综合评价招生”,都在进行招生改革,遭遇却是冰火两重天。这番“热闹”当中,究竟有何“门道”?“事后诸葛亮”略有所悟——


一是“大类招生”的改革是否必要?高校的专业设置及其课程安排,各国不尽相同,我国也前后有别。70年前,我国高校教育主要循清华、燕京课程而来,强调“博雅教育”,大学招生以学院归类,学院内的系及专业去向,考生在入学之初尚未可确定,待一两年之后,学生专业兴趣及所长逐渐显露且稳定,才坐实专修方向,甚至还可跨院选择专业。1951年我国高校进行“院系调整”,参照“苏式教育”,高校以培养专门人才为目标,专业越具体越好,课程越实用越好,迄今仍是我国高校办学的基本模式。如今在高教改革的大背景下,综合性“大学”与职业专修“学院”的界别渐渐厘清,一些大学将招生的专业设置改为“大类招生”,遵循人才成长规律而教,一二年级强化基础,再作双向选择专业分流。是否当中也有将冷门与热门专业打包,录入后再逐步匀开的动机,也不可排除。大学教育博雅与专修孰优孰劣,我们可待实践检验。


二是社会对“大类招生”是否了解和接受?高校专业设置专门化,学子直奔“专门人才”而去,这种模式已为大众所熟悉,久而久之似乎这才是天经地义的大学。实际上如今多数发达国家的大学本科、尤其是本科低年级,都在实行“大类”的博雅教育,我国也并非中大第一个“吃螃蟹”,不过此前似乎未闻发生如此“招生事故”。潮流要求高校革新办学、改革招生,我国此前的高校教育也确实不改不行。中大在积累多年“博雅学院”办学经验的基础上实行“大类招生”,改革无可厚非。问题在于老百姓只是看到“一锅烩”,并不知道如此改革的来龙去脉,更不了解其中缘由,认识必然有个过程,接受尚需时日。尚且高考作为青年学子人生去向的重要关口,面临何去何从,“大类招生”专业分流的不确定性,容易令人望而生畏,考生填报志愿自然慎之又慎。加上一些“工作人员”的奇葩说明,被老百姓认为纯属强词夺理,且担心学校借改革之机,夹带解决冷门专业招生“私货”,顾虑之心油然而生。因此,招生遭遇低分投档,在一些省甚至断档,就在所难免了。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看来,“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法宝还是不能丢。


三是高校招生改革的宣传普及如何跟上?高考改革举世关注,因为“考什么教什么”,所以历来关注重点都在于“怎样考”,尤其是其中的科目设置、试卷内容、考试方式等;然后关注到的“怎样招”,也重于投档分类、划线、批次等,这些在高考招生资料中都会有较详尽的解释说明。但是对高校的专业设置与招生的关系却历来关注不足,重视不够,宣传不力。高考改革涉及方方面面,其实最根本的还是高校的专业设置——或者说“招生模块”设置,然后才是决定怎样招生;评价考生可以统一考试,也可以个别化综合评价;确定了要考,才是讨论考什么、怎样考……这是由顶层而细末的改革思考。而社会的关注恰恰是本末倒置,老百姓最关心的是考什么。有关管理机构如何向大众解释说明,舆论宣传如何准确传情,务求通达民意,都还需下一番工夫,让考生和家长明明白白。华工今年进行综合评价招生尝试,改革动作比中大的“大类招生”更大,结果却是“大热”,考生报名踊跃,生源质量上乘,考生供你二十挑一,乃至四五十挑一,何愁没有好苗子!华工扎扎实实地把招生改革的好事做好了,除专业匹配考务管理做足功夫之外,舆论宣传对舆情的有效领航也功不可没。


同是招生改革,中大“大类招生”的“滑铁卢”,华工“综合评价招生”的“开门红”,遭遇冰火两重天,业已经成为历史经验,个中因果确实值得我们深思!

同是招生改革,中大、华工为何结果天差地别?


华南理工大学2021年本科招生录取统计(截至2021年7月25日)


同是招生改革,中大、华工为何结果天差地别?

同是招生改革,中大、华工为何结果天差地别?

同是招生改革,中大、华工为何结果天差地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