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张迪王晓笛:“台独”眼中的金门——据守还是

  他们对金门的不知所措,有着现实的原因。在选举方面,绿营几乎无法从这里获得任何选票,在这里表现积极,不仅吃力不讨好,也会得罪占有10%票源的“台独”势力。何况在台独的法理观中,金马本就不是“台湾国”的固有领土,张迪放弃似乎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但放弃了金马,民进党不仅会背负拱手让出“国土”的骂名,也会因无视金马民意而失去其一贯坚守的人权价值。至少在大部分民众心中,金马是台湾经营了几十年的地方,在两岸对峙期间,承担了本岛多数的防卫工作,现在的金马在制度、价值方面与岛内无大差异,实际上就是台湾的一部分。贸然放弃,反而不是民意的体现。

  然而台湾一旦“独立”,却仍领有金马,那对台湾而言则是更大的麻烦。按照“台独”的法理,金马是属于中国大陆的领土,独立后的台湾就是非法侵占他国领土,中国大陆以此为由对台诉诸武力,国际社会也不会有任何的异议。绿营最大的理想,就是中国大陆以收复“国土”为由,收复金门和马祖,这样绿营可以在象征性的抵抗后撤回台湾,据守台彭,彻底丢下这个政治抱负。

  然而遗憾的是,随着两岸之间的交流越加频繁,回归之前的战事状态似乎并不可能。在金马这个棘手的问题上,民进党除了选择沉默,似乎没有任何更好的办法。

  小三通

  开放之地却依然泾渭分明

  尽管金门两岸连接中起着桥头堡的作用,但这样的交流却往往因为政治层面的干扰而陷入在一波三折的尴尬境地。本次“夏张会”期间,台联人士的抗议已经是预料之中的事情。而在“夏张会”之前不久,“立委”周倪安也曾在质询台湾“国防官员”时,发出解放军便衣进入金门,夺取金门菜刀,占领金门的言论。虽然这则质询在网络上被传为笑谈,但也说明,在台湾岛内针对大陆的不信任感和敌对感仍然存在。

  张志军获赠金门钢刀

  本次“夏张会”,金门供水工程是双方会谈的重要议题。金门受制地理环境,缺水问题十分严重,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1000立方米,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水资源警戒线。而随着经济建设和开放旅游,金门水资源供需矛盾愈发紧迫,预计到2016年,金门每日的供水缺口将达2万吨。

  面对严峻的供水问题,金门政府虽然采取限水和调整水价等控制措施,但终究只能暂解燃眉之急,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水荒难题,因此从临近的大陆引水势在必行。但实现这一举措,却因为意识形态的对立而一拖再拖。其实早在李扁时代,大陆便承诺允许向金门供水,但被时任陆委会主委的蔡英文一口回绝,理由则是“对方在水中投毒”,这和周倪安的思维逻辑无甚差别。尽管听上去相当可笑,但不可否认这是两岸长期以来对立和隔阂所造成的误解和敌意。现在金门在争议声中实现了陆客的“落地签”,也在“夏张会”上敲定了供水工程。

  从长远来看,两岸深入交往是大势所趋,但也应该看到这也是一个复杂的互动关系。两岸真正意义上的交往始自2008年,至今也未满8年,许多问题尚未解决,新的问题又层出不穷。也许正如国台办主任张志军所说,两岸关系,一念之间,彼此互相尊重,平等对待。重要的是树立一种交往的观念,在互动中,开创两岸之间新的局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