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张正中最近有什么新鲜事

  

  朋友们聚在一起喜欢问一句:最近有什么新鲜事?

  比如关于“成功”概念的更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337393033新。

  L姐对着玲玲抱怨:“以前光是事业成功就叫成功;后来变成事业和家庭双成功才叫成功;然后又加上孩子这个硬指标,没有孩子,再成功也不叫成功;不久成功的门槛又高了一级,幸福的家庭里要有两个孩子才叫成功。

  比如“可爱”概念的更新。温良恭俭让当然不算可爱,最多让人敬而远之;优雅高贵看着虽然好,总有端着架子故作姿态之嫌。时下被很多人奉为最可爱的人当属《康熙来了》的女主持小S。

  她能够在摄像机面前悄悄对男搭档说:对不起,我到一边去放个屁哦;能够坦言想用极美的词语写露骨的色情作品;还经常惊呼自己“真漂亮”,或者“意外”地发现自己照片中右侧脸像极了舒淇。

  如果在五年前,她这样的言行可能还只配被称为十三点,但是现在她被无数青年男女奉为性感偶像。

  人们爱她,或许不是因为她真的可爱,可是她这样的言行看上去很新,很泼辣,以前没见过。这种全新的言行方式,极大地刺激了沉闷已久的好奇心。每个人都想知道她的下一句话和下一个动作会带来什么新的惊喜。

  对此钻石王老五金的见解是:喜新厌旧,不再是人性恶的表现,而是成了一种时尚标签,一种难能可贵的品德。

  时下被认为“好玩的人”一般都具备这种品德。他们总能知道最新的餐馆,会唱最新的歌,戴最新款的太阳眼镜,讲最劲的流行语,曝最新的八卦内幕。

  人人都喜欢跟这种“好玩的人”在一起,不仅可以耳目一新,有时还能从头笑到尾,最大限度地调剂一成不变的生活节奏。

  虽然是三字头的人,L姐却是“新新人类”的一分子。这种喜新厌旧的品质在她的身上走向另一个极端——当她见到一位好久不见的老朋友,问他:

  “还在那个公司工作吗?”

  “是的。”

  “老婆还是那个谁吗?”

  “是的”。

  “还住在那个房子里吗?”

  “是的。”

  “天哪!”她差点脱口而出:“Boring。”

  既然什么新鲜事都没有,见面还不如不见。张正中

  就像时装界实在没有创意的时候不如玩复古一样,实在新不下去的时候,大不了来一个返璞归真。反正人总得靠着点什么活下去。

  

  睡不着,狂回答问题。

  

  多着

  

  我妹妹结婚了

  嘻嘻

  

  美国快打叙利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