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董子健为何中概股纷纷要回归A股?

  1.“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优质企业的回归上市很大程度上还是来自国家战略性的影响意义以及国家政策号召,国家对这些海外上市的知名企业不仅挥手了,而且还给你开绿灯!政策层面为市场放出了不少积极的信号。比如此前深交所发布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8-2020)》,拟将加快吸引一批优质企业进入深交所,甚至把创业板打造成“中国新经济的主场”。

  再如“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在内的4个行业中,如果有”独角兽“的企业客户,立即向发行部报告,符合相关规定者可以实行即报即审,不用排队。“两三个月就能审完。” 而且上述4个行业的独角兽公司,在盈利要求上可以放宽。(根据A股IPO要求,对于主板和中小板而言,最近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为整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千万元;创业板需要连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1千万元。)

  不可否认的是,从近期中国资本市场释放的信号来看,国家对优质企业的开放和欢迎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甚至可以用绿色通道、特权通道来描述。对于部分企业可能会遭遇到VIE结构、同股不同权、盈利指标不达标等问题。但国家意志很明显,这些问题都会得到实质性的解决。因为这些企业都属于新经济范畴、更甚者还带有工业互联网属性,符合当前社会经济发展的主基调。

  2.“我曾经豪情万丈,董子健我已厌倦漂泊”。对于BAT、360这样的早期互联网公司,绝大多数走的路都是缺钱——除了服务器没有抵押——银行贷不到款——引入外资——合资企业VIE结构——海外上市。

  当时我国法律严格限制,境外资金投资的企业基本不可能获批(因为那时候人民币基金确实非常少、境外投资者只能用外资基金),况且证监会会把VIE结构视为规避法律政策、质疑其合法性,不予境内上市。

  所以这些公司都是“宝宝心里苦啊、但宝宝不说”只能选择在海外上市,还有一点就是A股采用审核制,美国采用注册制,对于创业公司时间就是金钱啊,效率就是生命啊。在境外上市至少可以节约一般时间。很多互联网公司为了抢业务发展黄金期不断烧钱、亏钱。想要在A股上市不可能,因为盈利不达标。

  而如今资本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国内资本市场逐渐向好。市场制度尤其是针对新兴产业的相关制度作了进一步优化,况且很多中概股公司在海外其实有很多苦衷,因为国外投资者不了解中概股经营情况、股票市值长期处于被低估的状态,而且在美国受到不少的歧视。比如360在纽交所上市从顶峰的120亿到60亿,股价遭遇了腰斩,业务遭遇瓶颈。在外遭遇寒风冷雨的中概股已经厌倦了漂泊,如今看到A股招手就像在外受气的小孩遇到了亲妈一样温馨。

  如今360的回归给巨头互联网公司做了一个表率(点击阅读原文,听王利芬解读周鸿祎),百度网易搜狗等,都算二线互联网了,但肯定比360强,但现在的市值,除了百度,其它都逊色360,这种比价效应,会更加驱使他们有强烈回到A股的意愿。

  3.“我已经是满怀疲惫,眼泪是酸楚的泪”。海外的中概股可以说是饱尝了太多的心酸,除了股票市值处于被低估状态,融资能力从而受到限制,部分公司会计丑闻频传,境外上市公司遭遇整体信誉危机。一些做空机构趁机恶意“围剿”,使不少无辜企业受到牵连。

  2010年以来,随着做空危机的爆发,中概股在美国的处境开始恶化。以浑水和香橼为代表的做空机构,先是针对中概股的财务造假展开了一系列猎杀,部分公司如东方纸业、绿诺科技、中国高速频道等频繁遭到狙击;之后,由支付宝引发的VIE事件,又引起了美国投资者对VIE结构风险的担忧,做空机构借此又对新东方等公司展开第二轮狙击。不少中概股因此损失严重,市值缩水。盛大网络、分众传媒、北大千方等公司纷纷选择私有化方式从美国退市。

  加快巨头企业的回归,实际上还是有利于保护巨头企业的核心资源,而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我国的核心竞争力以及核心创新能力,而把巨头企业引导回来,也很好回避了一些恶意做空机构的袭击,利于保护这些核心企业的核心话语权以及核心控制权。

  “踏着沉重的脚步,归乡路是那么漫长”,不过近期富士康IPO的案例告诉我们巨头的回归可能不再需要那么漫长:2018年2月1日,富士康上报招股书,2月9日招股书申报稿和反馈意见同时披露,2月22日招股书预披露更新,3月8日上会。这意味着富士康很可能在两个月内就完成上市。所以,按照这个速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广大投资者有可能在2018年就能购买阿里、腾讯、百度、网易的A股股票。

  《王利芬读周鸿祎》已上线,欢迎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