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向英语自学者进一言
  外语是工具,而且是个极其重要的工具。不管你是从事科研、外贸工作,还是参加国际会议,同外国进行文化交流等等,都离不开这个工具。今天世界在缩小;虽然远隔重洋,朝夕可至。“天涯若比邻”已成为现实。而且我们正执行对外开放政策。还要开放沿海14个城市,立志改革,立志实现四个现代化。今后的对外交往会更加频繁,外语做为传递信息的工具,其重要性会更加突出。   各种外语都有它的用途,但是放眼世界,就会发现英语比其它外语更为通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果你要为四化而献身,你对学习英语就会有一种紧迫感。但是如何学好英语,则说法不一。有的从语言学的大道理讲起,有的介绍自己的学习经验,以便他人有所借鉴。但毕竟时代不同了,环境不同了,条件不同了。据说深圳、蛇口挂着一条标语,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是一种比喻,不是叫人一切“向钱看”。古人也说过:“一寸光阴一寸金。”光阴可贵,我们不能浪费光阴,我们要讲效率。在今天的社会,做什么事都要讲效率,学英语也要讲效率。时机一失去,是永远不会回来的。   一般说来,学语言总离不开听、说、读、写。儿童学本族语或出生地的语言,总是从听、说入手,所谓“牙牙学语”,全世界都一样。读、写则是另一种特殊技能的培养与训练。读、写的能力是区别文盲与非文盲的标志。成年人学外语,特别是自学外语,依我看,应该以阅读为突破口,以一会带动全局,不要提出听说领先,更不要提出四会并举。成年人理解能力、分析能力比较强,而模仿力、记忆力却不如儿童。这就是我们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即所谓“扬长避短”,从实际出发,不从教条出发。   阅读技能可以在没有老师指导下掌握,词汇也可以不断丰富积累,因此阅读能力不断提高,转过来也可以为听、说、读、写提供必要条件。当然,阅读技能的培养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一定的先决条件,那就是,首先要学会基本语法与基本词汇。拿英语来说,一般成年知识分子多少知道一些词的意义,也大体懂得一些构词的道理。但他们的知识很零碎,概念也很模糊。所以首先要把语法和词汇理一理。语法不求精通,但求知其大概,明其脉络;词汇则求简明扼要,着眼于常用,切忌猎奇。有人对外国的流派,看作天经地义,亦步亦趋,低估了语法的作用;当然也有人死抱着语法不放,钻牛角尖,错误的认为语法正确,句子就正确了。其实,情况并不是如此。所以学外文还得读大量的书。   但是怎样阅读,阅读什么呢?看法却有分歧。比如,在大学课程里,我们往往分析精读和泛读。外国朋友反对精读,主张“速读”,而中国一些同志却把“精读”看得太重了,甚至连泛读课也做精读处理。其实,读书有精有泛。300多年前,培根(Francis Bacon)在他那篇有名的随笔《谈读书》(Of Studies)里早就讲清楚了:“Some books are to be tasted, others to be swallowed, and some few to be chewed and digested,...”   如果你读什么书都是“走马看花”,一目十行,那么效果也不会好;但是你如果字字推敲,那么效率也不会太高,最后只会落得个抱残守缺,孤陋寡闻。当然,有些文章是范文,或者某些书是你专业的经典著作,你还是得“细细咀嚼”。但大量的文章你只要浏览、“品尝”。这些书虽然算不上百读不厌,但可以使你增长见识,了解情况。你必须能够“速读”而又能掌握精神实质。没有这个本领,你就成不了专门人才,赶不上时代的步伐,进行不了科研,更说不到同外国交流。   成年人自学外语是可以办到的,业余学也无不可,但方法要对。速成的幻想要丢掉,可是也不要上洋学究的当。你可根据自己的情况安排学习外语的时间,书可以根据兴趣和志向选择,从易到难,以易为主;份量大小、速度快慢都可以由自己掌握。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学了一门外语,你会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增添新的能力。学习成了一种愉快,而不是一种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