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惠州工程职业学院怎么样(惠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

进入6月,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季迎来尾声。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规模创新高,达909万人,就业形势依旧严峻。

相较于同龄人在职场上的激烈竞争,惠州工程职业学院(下称“惠州工职院”)动物医学专业2018级学生植美霞的求职之路显得格外顺利:去年8月面试进入学校推荐的新瑞鹏宠物医疗集团顶岗实习,现在被留用为兽医师助理。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惠州4所高职院校在人社、教育等有关部门的指导下,积极拓展就业渠道,创新就业辅导和就业服务方式,努力让全市1.1万余名高职毕业生能就业、就好业。

顶岗即可上岗 毕业就能就业

与普通高校毕业生不同,大多数高职院校毕业生的就业季在顶岗实习期之前就开始了。对他们而言,谋得一个心仪的顶岗实习岗位,毕业后很大概率可以直接就业。

作为惠州工职院老牌专业的应届毕业生,植美霞的求职经历令不少求职学生羡慕。对小动物感兴趣的她,一心想要进入宠物医疗行业。当时到校招聘实习的相关企业只有2家,其他的都是动物养殖类公司,植美霞一度很担心找不到工作。

经过一轮面试,植美霞成功应聘进入一家连锁宠物医疗公司。去年8月至今,她在深圳一家门店实习,公司提供住宿,每月实习工资1000多元。“转正后工资可以超过4000元。”比起工资待遇,植美霞更看重公司对新人的培训机制,她想趁年轻多学些东西。

和植美霞一样,惠州城市职业学院(下称“惠州城职院”)2021届新能源汽车技术专业学生温建展也在就业竞争中突围。他与顶岗实习单位深圳森那美富悦沃尔沃4S店基本达成就业意向,毕业后只要通过基本技术考核就能成为机电技师。

作为学校首届新能源汽车技术专业学生,温建展谋得这份顶岗实习并不容易。不少同学选择了更专业对口、工资更高的比亚迪公司,从事新能源汽车流水线作业。但温建展不想每天重复同样的工作,报了自己不具备专业优势的汽车售后岗位。经过两轮面试,他从100多人中脱颖而出,这样的结果离不开他参加技能大赛的经历。“技能大赛让我了解了汽车的线路原理,真正学会如何排除故障解决问题。”温建展实操能力成为他进入职场的“敲门砖”。

不过,并非所有高职学生的求职路都这么顺利。顶岗实习能否转化成就业,与高职院校的校企合作力度、就业市场的人才需求情况、学生的专业能力和个人意愿都息息相关。对于一些王牌专业,学校往往能为学生推荐更多专业对口的优质实习岗位,但新兴专业或相对弱势的专业就不尽如人意了。

“制造业企业普遍对高职毕业生需求很大,但像大数据应用这样的新兴专业虽然非常火,但目前就业市场对这类大专人才的需求还很少。”惠州城职院招生与就业办公室负责人刘宝亮认为,加强产教融合,人才培养与产业需求有效衔接,是缓解高职毕业生就业难的重要手段。

不想打工 兼职经历助力创业

根据第三方专业机构麦可思公司的《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2019届本科毕业生自主创业比例为1.6%,高职毕业生自主创业比例为3.4%。

比起本科学生,更多高职学生受家庭环境、个人经历等因素的影响,不愿意从事受雇于人的工作。“做生意总比打工好”,这是不少高职学生走上创业道路的重要原因。

来自惠州工职院新能源汽车专业2018级的学生李志聪就是这样开始创业的。李志聪的家庭条件较困难,从高中开始他就利用假期打工赚生活费,上大学后就没跟家里要过钱,建筑工人、水果搬运工他都做过。

今年3月,李志聪和两个同学合伙在学校附近开了一间驾校加盟店,这个念头在大一学车时就已经萌芽。李志聪喜欢车,大学期间一直在顺泰驾校兼职学习,在学校也有意识地拓展人脉资源,做好创业准备。顶岗实习期间,他不喜欢学校推荐的汽车销售岗位,又回到驾校实习。

创业必须有资金支持,开驾校需要的教练车、请教练的钱从哪里来?幸运的是,了解到李志聪的创业想法,驾校校长愿意出租教练车给他。他从几个朋友那里凑了10万元,走上了创业之路。李志聪深知创业不易,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学校周边驾校竞争愈发激烈。不过,实际情况比预想中好得多,目前加盟店已招收了100多名学员,他自己买了3辆教练车,不需要再租借总部的车。

学历仍是就业门槛 升学深造受热捧

就业市场上,学历往往是第一道门槛。“只有第一学历是本科,才能进入管理层。”植美霞和温建展虽然是顺利就业的代表,但逐渐意识到学历对将来职业晋升的影响。植美霞计划工作一段时间攒够学费就参加专升本考试,温建展已经在参加自考。

惠州城职院2021届会计专业学生郑凤花更早地迈出了升学深造这一步。经朋友介绍,她在东莞一家知名房地产公司担任实习财务。由于专业能力突出,公司愿意破格留用大专学历的她,但她还是决定参加专升本考试深造学习。郑凤花想要学习更多会计专业知识,今年她参加了广东省专升本统招考试,取得超过录取分数线70分的好成绩,目前正等待录取结果。

事实上,高职毕业生升学深造近年来一直在升温。根据《2019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2018届高职毕业生读本科的比例较2014届上涨2.1%,连续五届上升。尤其是2020年,全国普通专升本大规模扩招,加之疫情的影响,越来越多的高职毕业生选择继续深造。

“尤其对于医疗卫生类大专生,学历是一个大门槛。”惠州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实习与就业指导处张伟强老师介绍,由于社会传统的就业观念以及学生的职业定位偏差,很多学生一心想到大医院就职。但是公立医院大多没有实习留用的可能,而且不少专业要求最低学历是本科,一定程度上造成卫生管理类学生就业难。

“慢就业”现象增加 学校建议先就业再择业

随着毕业时间临近,2021届高职毕业生就业工作进入冲刺期,大多数学生已经处于在岗实习阶段,不少学生已签约,还在找工作的毕业生成为学校最牵挂的一群人。

不过,即便还没确定工作,许多毕业生也并不焦虑,“慢就业”现象越来越明显。“因为没有经济压力,父母也不催,一些学生没找到满意的工作也不急着就业。”惠州工职院校企合作与学生就业处处长严耿超解释。

惠州城职院会计专业2018级学生彭柔美便是“慢就业”的典型。今年3月,她结束在银行的大堂经理实习后便回家学驾照,既没有投简历也不着急找工作。“我打算先把驾照考出来,再去找一份公司财务的工作。”彭柔美从不担心找不到工作,她觉得身边有不少会计相关的岗位需求,而且刚毕业出来不怕工资低,有机会学习成长就可以了。

同样还没找到工作的还有惠州城职院新能源汽车技术专业的黄伟杰。原本他在老家汕尾一家汽车修理厂实习,最近刚辞掉工作,打算找一个工作环境更好的工作。和彭柔美不同,他一直通过线上招聘平台和朋友推荐找工作,希望可以找到汽车销售或二手车评估的工作。他也不介意初入职场的时候吃些苦,希望通过积累经验,将来有能力寻求福利待遇更好的工作平台。

在采访过程中,高职院校就业相关负责人均表现出对毕业生“慢就业”的担忧,担心学生“高不成低不就”。他们建议毕业生先就业再择业,珍惜就业机会,正确认识自己、找准方向,克服畏难心理,不断努力尝试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南方日报记者 于蕾